在改革开放中管控金融风险,中国电子银行年度盛典举办

发布时间:2019-10-09  栏目:管理  评论:0 Comments

    记者 朱宝琛

金融风险需要社会高度认可、高度重视。一个国家不能出现危机式的金融风险,即全局性的、系统性的金融风险。一旦出现,对于一个国家而言就是灾难。特别是对于中国这样一个国家,整个金融结构还没有转型,金融的结构弹性还不好,吸收和消化风险能力还有所欠缺。

四是中国金融体系的智能化在迅速提高,包括新技术的运用,比如互联网技术、区块链技术、人工智能以及其它信息技术的发展。这些技术实际上对金融业的渗透甚至比任何领域都要大,所以中国金融体系的智能化的进程将会加快。同时,由于金融活动的智能化,中国金融监管也要走向智能化。中国金融发生那么多的基础变化,但是监管没有发生变化,监管准则、监管视野、监管判断标准都没有发生变化,这从一定意义上说会阻碍中国金融业的发展。因此,中国应该建立一个巨大的数据平台,让监管从传统监管走向智能监管。实习记者
徐昭

对于近期出台的一个大资管条例,吴晓求表示从未来金融的角度分析来看,这个条例有对有错。

摘要:记者 朱宝琛
中国的金融正在发生深刻的变革,这个变革的力量主要是来自于三个方面。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吴晓求12月7日在第十三届中国电子银行年度盛典上表示。
对此,吴晓求予以进一步解释:首先是科技的力量。科技又以信息技术、信息技术为代表,这种力量会改…

第二,业态的改革。这主要体现在科技对金融的渗透,科技对金融的颠覆性影响,这会改变整个中国的业态,会提升金融的效率。当然,在提升效率的同时,整个金融风险的业态也会发生变化。

二是金融结构的证券化。这里说的金融结构主要是指金融的资产结构,因为金融资产的结构暗含了这个国家金融功能的变化,也暗含着这个国家金融风险的调整会发生变异,所有金融风险都来自于金融产品或者金融资产结构的调整,所以说研究金融资产结构的变动趋势是金融研究的基础部分。金融资产的结构是朝着证券化的方向发展,这点已经显现出来,而且也符合金融的基本理论和现代金融的基本趋势。

会上,中国金融认证中心总经理季小杰在会上表示,回顾即将过去的2017年,金融科技依然是整个行业绕不开的热门话题,但谈论的焦点似乎在潜移默化的发生改变,科技被放在了更加突出的位置。一方面,银行加大了对科技的投入力度,不断强化自身的研发实力,在人工智能、大数据风控、区块链等方面加大投入力度;另一方面银行与金融科技公司跨界合作也成为了一道行业发展的靓丽风景线。

更多

此外,风险也会变化。过去的金融活动是以金融机构为轴心来展开,所以金融机构的风险变得特别重要,因此过去的金融监管主要是针对金融机构的监管。然而由于整个金融行业结构和业态发生变化,现在的风险已由以机构为主,变成机构和市场风险并重。这个时候,市场风险的重要性骤然加大。因为证券化资产都是市场的基础资产,这部分资产的风险主要与透明度和信息披露有关。因此,在改革开放进行过程中,风险结构会发生很大的变化。为什么我要说在改革开放中管控风险呢?业态的变化、结构的变化已经令整个金融行业的风险发生很大变化。

吴晓求表示,具体来说,一是金融活动的市场化。“这与金融的自由化大体上是一样的意思,无论是融资还是投资活动,都要在市场的平台上运行。”吴晓求强调,融资可能会越来越多的来自于市场,即使来自于银行也是高度市场化,这里面暗含着利率的市场化。投资也是可以自由的在市场上配置资产,包括其他价格,比如利率、汇率、资产价格等,都是基于市场供求的竞争而形成的。

图片 1中国金融认证中心总经理季小杰发表讲话

    他同时表示,目前我国的互联网金融只是借用了互联网技术和手段,远没有达到应用高精尖的互联网科技为金融问题提供先进解决方案的实践高度。在整个渠道都会变化的背景下商业银行应对金融科技的冲击有四条路可走:一是内部技术创新;二是银行直接投资Fintech公司;三是运用互联网思维,构建未来银行模式;四是加强合作。

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金融研究所所长吴晓求在会上发表主旨演讲。他认为,未来中国的金融风险是立体的、高度流动和高度市场化的,甚至有国际的传递。他同时表示,监管的核心还是要推动结构性变革,推动金融创新。通过监管消除风险、控制风险,同时提高金融的供给效率,这才是监管的核心。

“中国金融未来有四个趋势,包括金融活动的市场化、金融结构的证券化、金融市场的国际化、金融体系的智能化。”
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吴晓求28日在2016财经战略年会上表示,这是谁也不能阻挡的,要认清趋势。

本次调查共涉及15家全国性银行和57家区域性银行,报告首次增加了全国性银行企业手机银行的评测,个人手机银行方面增加了功能、安全评测项。从2005年至今,该调查已经连续举办十二年,CFCA每年发布的“中国电子银行调查报告”系列报告,已成为目前国内针对电子银行最权威的调查报告之一。

    “中国的金融正在发生深刻的变革,这个变革的力量主要是来自于三个方面。”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吴晓求12月7日在第十三届中国电子银行年度盛典上表示。

开放是中国改革开放40年取得的成功经验,这对于金融行业而言同样适用。金融业的开放一般指三个层面:第一,机构的开放。第二,人民币的开放,也就是人民币可自由交易的变革。第三,整个金融市场,特别是资本市场的对外开放。中国的金融体系开放是从机构开放开始的。如果我们一步步走下去,实际上中国整个金融体系的风险、结构、业态都会发生重大变化。

三是金融市场的国际化正在到来,无论从人民币的国际化和金融市场的对外开放都预示着这一点。我国金融发展有两大战略目标,一个是人民币的国际化,让人民币成为重要的国际性的储备性货币;再一个是让中国金融市场成为国际金融中心。为此进行了大量的政策调整和对外开放,包括今年10月1日纳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SDR份额,还包括深港通的开通等,这都是国际化。只不过中国金融市场国际化的进程相对有点慢,但是也许在未来的某一个时候会加快。

中新网12月8日电 12月7日,
由中国金融认证中心联合成员银行携手举办的第十三届中国电子银行年度盛典活动在北京举行。本届盛典主题为“科技赋能金融
智慧引领未来”,届时,百余家银行电子银行部、网络金融部和科技部相关领导,以及金融科技公司、学术研究界的大咖齐聚一堂,共谋智慧金融的发展之策。

让更多人知道事件的真相,把本文分享给好友:

科技对金融的颠覆性影响会改变中国金融业态

吴晓求指出,正确的是这个条例真正理解了未来的中国金融,包括今天对透明度的监管变得非常重要,是因为理财产品、证券化产品的比重在提升,所以大资管产品的核心重点是要求大资管那部分要加强透明度的信息披露,这是非常准确的,也是非常积极的、非常有效的。

    对此,吴晓求予以进一步解释:首先是科技的力量。科技又以信息技术、信息技术为代表,这种力量会改编中国金融的业态,使中国金融的功能得到大幅提升。其次是市场化改革的力量。中国金融市场化改革的力量,主要来自于金融结构的变革,尤其是在整个金融市场结构中证券化市场的比重在逐步地提升,这会使中国金融发生深刻的变革。第三是国际化,未来的中国金融要构造一个全国的国际金融中心。

由于科技的渗透,整个金融业态发生了深刻变化,最重要的就是支付业态的变化,移动支付已经成为非常重要的新型支付业态。业态的变化催生了一些基于互联网的新型金融功能,包括资产管理等。其实在科技向金融业渗透的过程中,也存在一定风险,这些风险的核心同样是透明度风险。就这个角度而言,业态的变化也会导致风险的变化,业态变化了,风险也变化了。

作为盛典重要环节,CFCA对外正式发布了《2017中国电子银行调查报告》。报告主要分为三个部分:一是电子银行用户使用行为及态度研究;二是电子银行综合评测及用户体验研究;三是2017互联网金融行业热点研究。

    宗良提出,金融科技是推动变革的重大动力,当下金融科技的最新应用主要集中在四个方面:支付清算;直接、间接融资;基础设施;投资管理。

未来中国的金融风险是立体的、流动的、市场化的

图片 22017中国电子银行调查报告发布

    中国银行首席研究员宗良表示,金融科技提升了金融市场的效率,改变了交易所运营方式,促进交易的竞争和整合。借助数据和技术的驱动,智能性、便捷性、低成本成为金融科技变革传统金融的切入点,并为金融行业在未来的发展中带来更多机遇。

4月11日,博鳌亚洲论坛“实体经济与金融力量”思客会举行,本次活动由新华网思客、清华大学中国与世界经济研究中心联合主办,新华网海南分公司承办。

图片 3大会现场

    谈及科技如何改变中国的金融,吴晓求称,首先是使得金融的功能大幅度提升,主要表现在支付功能上;其次是使得金融的普惠性得到迅速扩展。

金融风险;科技;去中介化

季小杰指出,科技对于金融行业的助推作用,同样引起了国家在战略层面的高度重视,创新是引领发展的第一动力,是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的战略支撑,应推动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和实体经济深度融合,这些对于新时期银行业的发展有着长期深远的影响。有权威机构指出,全面数字化和智能化有望在未来三到五年内为全球银行业带来3500亿美元的新增利润,科技将成为银行业在二十一世纪第二个十年中持续增长的关键引擎。

再来看看开放。随着整个市场开放进程的不断推进,人民币的开放,未来市场的开放等变量因素会不断加入进来。在这种情况下,风险会随之发生转移。如果把我刚才提过的两个改革也纳入进来,中国面临的风险就愈发立体化了。比如说人民币风险,尽管人民币现在还不是完全可交易的货币,但在未来它要成为完全可交易的、自由流动的货币,甚至是国际性的、储备性的货币。届时人民币所面临的上下波动的风险比现在要大。此外,还有债务违约的风险、银行流动性风险都在增加。随着银行的储蓄资源慢慢走向市场,其掌握的廉价储蓄资源慢慢减少,这样的情况推动了银行的结构性变革和银行功能的调整。银行作为一个传统金融中介的作用在下降,这就是所谓的去中介化。去中介化的过程意味着商业银行传统风险的增加。当然,还有股市的风险。因为国际化之后,对股市而言,来自外部的影响非常大。因此,未来中国的金融风险是立体的。它不仅是一个静态的风险,也不能单单依靠对传统金融机构某项业务的监管就能有效控制风险。风险高度流动性了,高度立体化了,高度市场化了,甚至有国际的传递,这对我们来说,防控风险至关重要。

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吴晓求在演讲中表示,科技对金融产生颠覆性影响的今天,金融监管也要调整。中国社会的风险因为科技的进步,从资本不足风险过渡到资本不足和透明度风险并存的时代,整个风险结构变得多元了,这就要求监管要跟上,要进行改革和调整。

在改革开放中管控金融风险十分必要

作者简介

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金融研究所所长吴晓求在会上发表主旨演讲。他认为,未来中国的金融风险是立体的、高度流动和高度市场化的,甚至有国际的传递。他同时表示,监管的核心还是要推动结构性变革,推动金融创新。通过监管消除风险、控制风险,同时提高金融的供给效率,这才是监管的核心。

姓名: 工作单位:

伴随着资产结构发生变化,整个金融体系由过去主要以融资为主,慢慢过渡到融资和财务管理为主,因为证券化资产规模的增大、结构的调整提升,必须要满足社会的财富管理需求。也就是说这个时候它的整体功能会发生变化。

因此,我们要最大限度地避免出现金融风险。但又不能在停止中静态地控制金融风险。在静态中监管金融风险比较容易,但是没有意义的。监管的核心还是要推动结构性变革,推动金融创新。通过监管去消除风险、控制风险,同时提高金融的供给效率,这才是监管的核心。从这个意义上讲,在改革开放过程中管控金融风险十分必要。

吴晓求 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金融研究所所长

金融改革在我看来主要是两大方面。第一,结构性改革。中国的金融结构性改革道路非常漫长,其中包含着资产结构的改革。中国金融资产的结构相对比较传统,实际上这种现状满足不了社会、机构、居民对多样化金融资产的需求,所以必须推动整个金融资产结构的改革。金融资产结构改革的重点是提高正向化金融资产的比例,扩大其规模。因为只有这部分资产收益率相对是高的,虽然风险也大。也就是说这部分资产增加之后,可以最大限度的满足社会对多元化资产的需求,可以在更高层次上配置和供给需求。

留下评论

网站地图xml地图